一只路过的撒比TT

嘿嘿

【德哈】斯莱特林式爱情

超级喜欢的一篇文!满足了我对斯莉的幻想~\(≧▽≦)/~

阿瑟er:

配对:DH,一点斯内普x莉莉,一点詹姆斯x莉莉,一点罗赫

分级:G

简介:私设魔法师们遇到真爱才变老,讯号是一根白发,但长出白发不意味马上变老,还是要到岁数嘛。

弃权声明:ooc

scene 1  

对于麻瓜来说,变老是人生中的必然阶段,无论你想不想、愿不愿意、需不需要,总有那么一个时刻,你发现自己拥有了第一根白发,而这根白发作为一个预兆,作为一个开始,作为时间打响的第一声发令枪,很不幸的向你宣告——即日开始,你身上的所有细胞都争先恐后的朝衰老奔去。

而在魔法世界,变老却是一件非常、非常需要缘分的事情。大概是因为这件事和爱情挂了钩,而和爱情挂了钩的事都可遇不可求,魔法师们不会轻易变老,除非遇上了爱情。

赫敏曾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违反自然法则和人类天性的事,试想想,谁会想在和灵魂伴侣相遇相爱后变老呢?还不如让有情人终成眷属,单身狗孤独到老。不得不说,赫敏有一段时间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浪漫主义者,有的时候甚至显得有些冷漠。

而哈利则觉得这是一件能让人拍手叫好的、世间一等一的公平事——得到爱情,失去时间,抑或是,走出时间,远离爱情。这的确可以说是一道令人头疼的选择题,并且没有人能拍着胸脯告诉你到底什么是正确答案,哪怕是最伟大的魔法师邓布利多,哪怕是大难不死的哈利波特。

不过哈利从来没为此事头疼,他一直自觉的把自己往“孤独终老”那一伙人扒拉,并且丝毫不为自己担忧。但有些事总是皇上不急太监急,黄金三人组的另两位陆续尝到了恋爱的甜头,虽然还没长出白发,但已经开始尽职尽责的为救世主的未来着想,赫敏策划约会,罗恩实施行动,把哈利的空闲时间安排的满满的,并且除了救世主以外,所有人都在约会游戏中得到了快乐。

‘’我说哈利‘’,罗恩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的好友,‘’我都下了血本把妹妹介绍给你了,你能不能给点面子。‘’

‘’不是不给,缘分未到。‘’哈利懒洋洋的缕着波特风格十足的黑色乱发,试图盖住自己的伤疤。

‘’我们已经把约会对象的标准降到了和哈利年纪相差十岁以内就行了,难道终于要找斯莱特林了吗?‘’赫敏用手卷着已经利索不少的褐色鬈发,她没想到难为住自己的竟然是哈利的爱情。

啊,她有点抓狂了,这该死的爱情。

‘’要我说,也许哈利就是喜欢那种比他大三四十岁的女人也说不定,‘’罗恩还因为自家妹妹的事闹别扭呢。‘’只要那些女人肯甜腻腻的叫他honey叫他甜心。‘’哈利发誓,罗恩的语气绝对是他十多年来听过最恶心的腔调,没有之一。

本来哈利以为这只是伙伴们战后沉寂无聊的一时之乐,很快他们的热情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。当然结果的确也是这样,不过其中的过程可有一点,呃,一言难尽。

scene 2

大家好,我是今日特邀记者乔治。

和弗雷德。

今天早上我们听到了哈利的宿舍中传来了令人惊恐的呼喊。——像牙牙磨牙。——像伏地魔之死。——接下来就请大家跟随我们一同探究格兰芬多宿舍惊呼之谜。

首先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韦斯莱先生。——请问是你发出的尖叫吗?

是的……今天早上的事情是在是太惊恐了,我怎么也想不到哈利身上竟然会发生那种事……

请问格兰杰小姐。——你是目击证人吗?

不是,但罗恩一大早就拉着哈利来找我,告诉我这件令人出乎意料的事……虽然罗恩的表现有一点夸张,但却形象的表现出了我们的心情,打个比方,就好像马尔福的头上戴的是假发一样,你明明知道这非常有可能,但是当他把假发摘下来的时候,你还是不敢相信。

我就知道!罗恩突然插嘴,我就知道那家伙已经秃的戴假发了。

……对不起,由于我们的话筒已经被当事人波特先生打飞。——所以我们只能暂时结束这段采访。——但我们会偷偷的继续跟踪报道。

赫敏拽着哈利的头发,黄金男孩原本墨色的黑发中冒出了一根探头探脑的白发,带着点闪耀的金属光泽,像一条胆怯的银河般直往身旁的黑夜里钻。而赫敏看向这根漂亮的白发时的目光却好像哈利怀了一个野种,该死的,哈利波特,女孩连名带姓的叫他,却骂不出什么话来。

话说赫敏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?她和罗恩安排约会的目的可以说就是为了这根白发,可现在它称心如意的长出来了,她还有什么可生气的呢?大概像之前形容的,这根头发是个“野种”,没人知道它是为谁而生的。

而哈利丝毫没被两位好友造成的剑拔弩张的氛围给唬住,他依然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,嘴里嚼着上次去霍格莫德拿回来的胶皮糖,嘎吱嘎吱,像克鲁克山穿着卢修斯的皮鞋满地乱晃。

‘’我就不问你头发他娘是谁了。罗恩深知自家好友嘴巴闭的比谁都严,我现在就问问你,你想怎么把它给藏起来?‘’

‘’为啥要藏起来?‘’

‘’不知道,但最起码在搞清楚她是谁之前,我不想在霍格沃茨中掀起一场“海选救世主头发他妈”的风暴。‘’

‘’好吧,那就随便施个咒呗。‘’

‘’我猜你得有半年没听过课了。”赫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“这头发就和你的长相一样,魔咒和魔药都只能改变一段时间。”

“那……咱们试试物理方法?”

“比如?”

“比如拿黑色的笔把它涂成黑的?”

“哇,哈利,好主意,就像你上次拿肉色的笔往自己的疤上涂一样优秀。”

好吧,现在连罗恩都能嘲笑我的智商了。

“我倒是还有一个方法。”罗恩神秘兮兮的推了推脸上根本不存在的眼镜。“比如把头发薅下来吧。”

“你也很好,韦斯莱同学。越拔越长越拔越长,你是想给哈利织一件毛衣吗?”

男孩们吐了吐舌头,他们开始觉得马尔福起的“万事通小姐”外号的确十分切题,马尔福式刻薄一向能把人怼到说不出话来。

“那么哈利,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了。”赫敏一向是格兰芬多三人组的精神领袖,她说什么男孩们就附和什么。可这回哈利不愿意了。

“我还要练习魁地奇,”他大声嚷嚷,这是从罗恩那儿学会的博弈技巧,只有声音够大,就没人比你更有理。“谁不想在魁地奇比赛里大胜斯莱特林?”

对对!罗恩支持他。

“那你就戴帽子去练习吧。”赫敏妥协了,没人能对胜过斯莱特林的诱惑说no。“虽然在这炎炎夏日里,你只能带罗恩的棉帽了。”

该死该死该死。哈利的脸绿的像马尔福的袍子。这该死的爱情!

scene 3

魁地奇练习场地上的格兰芬多们站成一排,伍德正对他的队员们讲述他苦思冥想了一晚上的新战术。

瞧!咱们这儿跑来了一只狗熊!乔治一惊一乍。

这一嗓子不仅吸引了格兰芬多的注意,连带着一旁说笑的斯莱特林们的目光也朝那边投去。

仲夏的草地上,他远远的跑来,脚下盘旋着一点飞扬的尘土和未来得及消失的露水。他的袍子被风吹得鼓鼓的,其间充斥着蝉鸣和月光。

狗熊带着夏日跑过来。

德拉科眯了眯眼睛,疤头?扎比尼为他鼓掌,瞧你灵敏的波特雷达。

哈利,你怎么戴这么个东西?伍德想把他的帽子摘下去,被哈利紧紧捂住了。

我重感冒,得保暖。哈利满头大汗,仍然抱住帽子不撒手。咱们练习吧!

哈利跨到扫把上,眉尾轻轻一挑,便轻巧的飘了起来。德拉科看着哈利起飞的这段动作,目不转睛,这种毫不费力的漂亮姿态,除了哈利以外,没人能再现这种从容。

德拉科突然想到哈利第一次起飞的时候,也是这样漂亮,袍子一甩,跨坐到扫把之上,直直的朝自己飞来。一个同样的夏日,小小的哈利飞向小小的德拉科,让他差点忘了握不上的手,只知道咧嘴傻笑:瞧呀,哈利朝我飞来。

好吧,自己此时再现了一年级时的痴汉样,德拉科摇摇头,也跨上扫把。

“疤头!”德拉科喊道,“不知道你戴着韦斯莱的过冬棉帽还能不能抓到金色飞贼啊?”

“哇哦,马尔福,你怎么知道这帽子是罗恩的?”哈利欠揍的骑着扫把绕德拉科飞了一圈。“你这个变态偷窥狂!”

“很好,波特。”马尔福的家教是:越生气,笑的越开心。当然了,生气时的笑容总令人毛骨悚然。“这些年你虽然没长个,嘴皮子倒是利索不少。”

“承让了小马尔福先生,”哈利喜欢德拉科危险的笑容,他总是觉得这微笑变态的性感。“比不上您的发际线和后脑勺亲密会晤呀。”

“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魔法界最奇怪先生没有之一,”德拉科悄悄的靠近哈利,“现在我倒要看看你帽子下面装的什么神奇动物。”

他伸手抓住棉帽上面的毛绒球,像拎起一只小猫一样拎起它。哈利黑色的头发因为汗湿黏在一起,水膜镀了一层阳光的余晖,一根白发躺在黑色之间,颜色像钢琴键,一会儿就奏出悠扬的曲调,弧度像哈利的露齿笑,像他星星般的一排小牙。真美,德拉科想,真漂亮。

哈利着急的抢他的帽子,却身体倾斜重心偏移,他跌落扫帚的那一瞬间,绝对荣登“哈利波特最囧瞬间”榜首。原因百分之三十是在空中跌下,百分之七十是在马尔福面前跌下。

他最后悔瞬间是没有和马尔福握手,最愤怒瞬间是马尔福指着邓布利多,最伤心瞬间是马尔福进了阿兹卡班,最快乐瞬间是马尔福平安归来。瞧瞧瞧瞧,哪样离开了马尔福?他们是纠缠的树枝,是不停相遇的时针和分针,是对方生命里声势浩大的绊脚石,可也是对方的守护神咒,是不可或缺的氧气瓶,是宜居星球,是爱情。

哈利坠落时看着天空中的马尔福,金发灿烂像太阳神。而太阳神眉头紧皱,焦急的俯冲下来。

哈利真想捂住胸口,啊,是心动的感觉。

scene 4

哈利撅着嘴躺在病床上,看着一旁给他削苹果的德拉科。

“我还以为你能接住我呢。”哈利的白眼翻得能看见自己的大脑构造,“亏我还夸你神勇、英俊、英雄救英雄。呸,狗熊救英雄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夸我了?”德拉科削苹果的技术很好,好到他可以一边用刀一边分心看病床上的救世主,他的被子一直拉到下巴,只留下一张嘴唇,嘴唇里蹦出一些单词和破碎的短语。一只令人爱恨交加的嘴巴,星星银河是它,秃头马尔福也是它。

“你这奇怪的关注点。”哈利吹走了挡在眼前的刘海,露出一块光洁的额头,像婴儿打出的小奶嗝。“我在心里夸你的。”

这话听得德拉科有点心花怒放。但他还是表现的一副“哈利波特是大傻逼谁信他谁就更傻逼”的表情,“我没抓住你是因为我看到你自己施咒了,要不然用你的麻瓜科学水平给我解释解释,你怎么在大头着地之前先停个0.1秒的?”

德拉科满意的看着救世主嘟囔着算你聪明马尔福,就知道你靠不住。手里拿着苹果,鼻子里却是橘子香。他问哈利身上是什么味。哈利眨着眼睛说你最讨厌什么味。

鸡腿。德拉科倒是很诚实。

“那我就是鸡腿味。”哈利得意洋洋,睫毛乱晃。

德拉科摆出了一副要呕吐的表情,虽然他早就料到了波特无聊的嘴炮,可一想到韦斯莱闻到鸡腿味的哈利上啃下咬,他的心里就不是滋味,就很不得劲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吃醋。换一句话呢?爱情。

哈利以为德拉科被他的皮操作惹到不开心,虽然达到了他最初的目的,但大慈大悲心怀世界的圣人波特还是体贴的询问了他最喜欢的味道。

“……橘子?”

“那你不开心时,我就是橘子味。”

德拉科看见哈利闪电形状的伤疤上流过斑斓的光,可那不是哈利有光,也不是他眼里有光,而是他心里有光,光芒美丽明亮,他想和哈利一起沐浴它。

哈利咬着苹果,汁水飞溅在他的脸颊,飞溅在德拉科的皮肤上,流到他的血管中,流进他的心脏,心跳、心动,不是生理意义上。

“我需要一些睡前故事。”

“可你还没到时间睡觉。”

“我需要一些生病故事。”

‘’可你没有生病。”

“我想听马尔福讲无聊故事!”哈利瞪大眼睛,眼镜是不称职的相框,只把美丽留住一秒。

“条件?”

“条件是请你喝黄油啤酒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不爱喝。”

“答不答应?”

“成交。”

“圣人马尔福万岁!”哈利聒噪的鼓掌,一个人拍出来一个礼堂的架势。

scene 5

很久很久以前……

呕,恶俗的开头。

不久之前,有一个男孩他有着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……

吁,吓我一跳,差点以为和我撞人设了。

……他从小十分孤单,他周围的人都是纯血巫师,只有他是混血,大家都不待见他,都不和他玩。

要我说纯不纯血有什么关系?谁也没规定纯血巫师最厉害,你看看人家赫敏,你们这些纯血贵族一到考试不还是得照人家抄?

不然这故事你来讲?

……不好意思啊,您继续,继续。

只有一个女孩喜欢他,喜欢和他在一起,他在溪水旁为她梳头发,她栗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闪耀的像金丝线,比溪水更柔顺。她的长发是他的金色小溪。他摘下花朵插在她的辫子上,摆放的位置像星座,像黄金十二宫。她照着水面问他,好看吗?

这个小姑娘,我的小姑娘。他想,她可真漂亮。

她又问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玩吗?

他点点头说会,给她一朵花,花施了魔法,只要他爱她,花朵就永远不会凋谢。女孩很喜欢,她说,那我送给你什么呀。他什么都没要,只是把魔法花插在了她头发上。

他教她魔法,替她挑选魔杖,纠正她咒语的发音。她说,谢谢你,你对我真好。他什么都没回答,只是念了一句古老的咒语。女孩照着他念,发音一塌糊涂。

我爱你,古语说。真浪漫。可女孩的父母都是麻瓜,她单纯美丽,什么都不知道。

后来他们去学校,他进了斯莱特林,她去了格兰芬多。他早就知道,她美丽、勇敢,纤细的身材挡在他面前替她说话,她是格兰芬多中的格兰芬多。相隔两院没关系,两院对立没关系,花儿没有枯萎,他依然爱她。所以最爱的花朵是她的名字,所以守护神和她的一样。

他在魔药课偷偷给她送配方,用自己色泽晶莹的魔药换她烧糊的坩埚。教她把穹顶变成星空的魔法,她的耳边戴着那朵花,真好,真漂亮。

后来呢?

后来女孩遇见了新的男孩,他们坠入爱河。他破坏他们,说那男生的坏话,他嫉妒的发狂。这个小姑娘,我的小姑娘,我的白日梦想,我生命默片中的音容笑貌,让我长白发的始作俑者,怎么就笑着躲进了别人的胸膛?他不甘心,可他无能为力。他只能拼命的给花朵叠加咒语,花越开越鲜艳,他越来越苍白,女孩越来越快乐。没关系,没关系,花儿就是我,我戴在她的耳旁。

后来……

后来女孩和他的丈夫都死了,他去的不及时,抱着女孩的尸体哭泣。马尔福,你们斯莱特林真奇怪,我一辈子也不会用这种方法爱人,我们格兰芬多一辈子也不会用这种方法爱人。我说,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?

德拉科早就不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了,他俩挤在病床上,背靠着背,脊骨挨着脊骨,心脏为对方打着节拍,他们像一对毫无嫌隙的朋友,一对没有忧愁的漂亮少年。

我不想听。德拉科侧过脸,弯着一边嘴角朝他笑。

该死的,真好看,差点忘了薅他头发。

可哈利的手早就熟练的抓住了德拉科的金毛,他忘了什么都不能忘了让秃头更秃。德拉科好看的和他不分上下,现在无法战胜他,就把他变秃,四十岁再战胜他。

谁说哈利不浪漫?看着眼前人,脑袋里硬生生的多想了几十年。

scene 6

男孩到了格兰芬多,遇见了一个女孩,眼睛绿莹莹悠悠然,为什么奢侈的把宝石给一个女孩?他想,她有什么不同的地方?

我没说想听你的故事,破特。

你不听也得听,礼尚往来。你们贵族教育学文绉绉的用刀叉,就没教过社交礼仪吗?

不仅教过社交礼仪,还教过和女孩的调情技巧。

……

条件?

您脑子生锈了吧,你给我讲故事讲条件,你听我讲故事还讲条件?

嗯哼,谁让这两件事都是你情我不愿呢。

救世主签名照?

我有都是。

……

哇哦……

男孩看见女孩有粉色的衬衫和粉色的花朵,于是见到什么粉色都要送给她。送给她粉红色的项链,送给她粉红色的糖果,送给她粉红色的唇膏,送给她粉红色的独角兽角,送她粉红色的凤凰尾羽。

我们斯莱特林要送就送最好的。

我们格兰芬多就是想把所有的好的坏的你喜欢的全送给你。

……我喜欢绿色。

歇歇吧秃头,一百个你都比不上一个金加隆,我不会为你花一个子儿的。

你喜欢什么颜色?

醒醒!马尔福!你可是个斯莱特林!

……你想不想要红色的裙子?

想。

他带着女孩去舞会跳舞,跳滑稽的华尔兹,步伐像麻瓜电影,摇摇晃晃,似倒非倒。女孩笑开了嘴巴笑弯了腰,他说,你真美,你美不胜收。我们能在一起吗?我想给你全世界的粉红色。

女孩说,真可惜月亮不是粉红色,我想要月亮。

可后来他们骑着飞天扫把,飞到很高很高的地方,他们离月亮那么近,月亮真的是粉红色的。男孩真快乐,粉红色的月亮在眼前,粉红色的女孩在怀里。

我说破特,你怎么知道你爸妈就是这么拍拖的?

?你怎么知道讲的是我爸妈?

你这个傻逼。

……我觉得我爸爸就是这么做的,我也会这么做――喜欢她就为她找她喜欢的事,喜欢她就告诉她,喜欢她就亲吻她。在我上麻瓜科学课的时候,老师讲过万有引力,太阳给人的引力比地球给人的引力大,可人们浑然不觉,因为引力变成向心力,我们马不停蹄一刻不歇,围绕太阳转圈。

……听不明白。

爱情就是这样的,你浑然不觉,可是已经因为爱的引力围绕着你的爱人打转。

那我们是什么?

我们?哈利想了又想,直到树叶和小鸟催促他他才说话。

“我们……我们是一对看不顺眼却互相打转的双星系统。”

德拉科还是听不明白,可是什么双啊星啊的听起来成双成对,他有点开心,转头又看到了哈利头上的白发。他想问问这件事,他想问问他是不是已经荣幸的成为了救世主的心上人。

可哈利的问题比他先出了口,他说,为什么斯内普的头发是黑色的呢?

德拉科叹了口气,“你想看看斯莱特林爱情的真相吗?”

scene 7

“秃头!你踩到我脚了!”

“嘘嘘,小点声,你这隐身衣也不隔音,别让教授听到了。”

哈利和德拉科挤在隐身衣下,两个半大的男孩身材已经抽条,隐身衣总是顾头顾不到脚,遮住前面遮不住后面。时间过得真快,哈利想,当初我和赫敏罗恩三个人挤在下面也绰绰有余,现在我和马尔福两个——我和马尔福!赫敏和罗恩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是马尔福代替了他们的位置吧。

而与黄金男孩组成新组合的小马尔福先生此时倒是沉默的可疑,他呼吸急促,耳尖泛红,好紧张,和疤头挨得这么近,是初恋的感觉。

诶?德拉科自觉好笑,我的初恋什么时候就没有了?一年级的时候好像情窦初开,喜欢一个黑头发绿眼睛圆眼镜有闪电伤疤的那个谁……我靠,真惨,这么多年了初恋还是没有到手,牵手是魔杖和魔杖相碰,接吻是拳头和鼻子亲吻,怪不得这些年他和疤头一直欲求不满的打架,原来打架就是四舍五入的甜蜜恋爱。

旁边那位白发都为他长出来了,就不能开开口说马尔福我好喜欢你,我们马上就在一起吧!实在不行就说秃头秃头,你要和我在一起我就免费给你植发,我头发多你头发少,咱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!再不好意思的话就给他创造一个暧昧场景,他堂堂马尔福少爷开口也行啊。都这么多年了,预言家日报都没什么新闻了,他们两个倒霉蛋怎么还没在一起啊?

德拉科为了能躲在隐身衣下不得不弯着腰,于是他的脸颊蹭着哈利魔法袍上的线头,鼻子里闻着哈利的橘子香,一抬眼是哈利轮廓清晰的下颌骨,再往上是交织在一起的睫毛——这好像就是一个绝好的暧昧机会吧,德拉科猛然意识到。

“我说疤头……”

德拉科还没说完就因哈利的突然刹车发生了事故,他的脸撞到他的肩膀上变成不规则形状。一次亲密接触!浪漫的事故,起名小能手决定叫它“罗曼蒂克之意外亲亲”。恶心,哈利一定会这么说。
“斯内普在那儿。”哈利把想入非非的德拉科拽回来,他看到斯内普低眉颔首,头发黑的毫无杂色。“快让我看看。”

德拉科低声念了很长一段咒语,起起伏伏,抑扬五步格,像念十四行诗,真复杂,真好听。哈利看到斯内普黑色的头发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瀑布一般的银色长发,银河落在地上,牛奶浇洗它,很长很美,一条银色月亮河。

“你看。”德拉科领着哈利再靠近一点,发尖处有小花,一朵一朵,一片一片,是和女孩耳边掖着的同样的小花。这就是丧失爱人吗?哈利不忍想象。

“可是赫敏告诉我,这件事和长相一样,是不能改变的……”

“是的,所以他改变了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。”德拉科看着哈利疑惑的神情,“可是格兰杰也不知道一切,这是一个十分高深的障眼法。”

“这个障眼法是上古的黑魔法,很难学,而且要与黑巫师们签订契约,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,施咒人要撕掉自己的一块灵魂盖在头发上,用灵魂来遮蔽爱情。我在马尔福庄园的藏书阁中看到了这段咒语,花了很长时间学了一段解密咒语,能让灵魂离开那么一小会儿。”

德拉科的表情很认真,他说疤头,你知道撕掉灵魂有多痛苦吗?我们斯莱特林在折磨自己这方面,向来没有对手。

哈利眨眨眼睛问,马尔福,你是不是也对自己施了这个咒啊?

呸呸呸,别胡说,我喜欢的人好好的活蹦乱跳着呢。

不是,我觉得这个高深魔法好像有点太逼真了,斯内普的油头竟然是障眼法,那我猜你的秃头可不可能……

呕,傻逼,疤头!!!

scene 8

“这是啥啊?”

“肥宅快乐水。”

为了回报德拉科讲故事之恩,哈利特别决定带这个一叶障目自以为见识过全世界的傻少爷开开眼,看看什么叫大千世界。

“好不好喝?”

“气泡太多了,像过期的魔药。”德拉科咂咂嘴,礼仪被抛在后脑勺,“但还挺好喝的,顺便一问,想打嗝是正常反应吗?”

“不是,可能是可口可乐不耐受,我猜你可能要去圣芒戈重症监护室一趟了。”

切。德拉科又倒了一杯,不亦乐乎的喝起来。

“我说破特,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一日傍晚,我偶遇了一位翩翩俏佳人,目光如水身姿婀娜,我立马心里开花,我猜这就是一见钟情吧!啊,爱情!啊,青春!”

“你可省省吧。”德拉科不开心了,“承认吧,你不是自诩格兰芬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嘛。”

“好吧,其实我喜欢卢修斯马尔福先生……”

“!!!恶心!”

“……的傻逼秃头儿子,满意不啦?”哈利说的倒是挺洒脱,其实心里那只乱撞的小鹿早就爆体而亡了。

“那我们在一起吧!”

“不好。”

德拉科十分伤心,连鼻孔都是难过的形状。他噘嘴,星星从脸颊滑下。

“因为你都没为我长出白发,你这个负心汉。”

快餐店的客人们纷纷朝这投来目光,可德拉科毫不在乎,真的,马上就不用靠四舍五入过日子了,搁你你也开心。

“和我参加今年的舞会,我告诉你原因。”

不是吧,又来讲条件?斯莱特林的邀请像不平等条约,听着怎么这么不舒服呢?

还好还好,哈利松了口气,还好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贱不舒服斯基。要么说他俩天生一对呢?

scene 9

舞会如期举行,渐渐长大的学生们不再关心什么学院得了奖杯,而是在意我的舞伴是不是我的心上人?是不是那个在长桌上吃饭时刻意装作不经意一瞥的,就能让心脏乱了阵脚的那个人?是不是有心欺负的那个人?是不是乱传纸条却把每张纸条都收藏好的那个人?是不是我年少时候的爱人?是不是令我忧愁令我不再长生不老而长出白发那个人?

穹顶变成星空,星光落在烛台上。我要送给我的男孩金色飞贼,送给他漆成红色的火弩箭,我要送给我的男孩一座庄园,一个温暖如城堡的房间,我要为他穿上鞋子,掖好衣领,戴上与我一对的袖扣,我要带他翩翩起舞,带他旋转不停。

大厅不算明亮,可满室的金色银色总能反光,四张几百人的长桌子平行摆放着,那么长,从德拉科那边望过去,桌的另一端小的像个点,长到像绘画教学里的透视技法。哈利坐在那一头,袖口白的要化进白桌巾,他远远的看见德拉科,便起身琳琅朝他走来。

一步一步,不像一年级那么来势汹汹,他深情又款款。

德拉科搂住哈利的腰,他们身材挺拔,西装挺括。

“能告诉我你头发的事了吗?”

“傻宝宝波特,你见过乌鸦晒黑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说,我的头发本来就是铂金色的,别说长一根,就是我满脑袋都是白头发,你也看不出来啊!”德拉科很得意,因为他没有让哈利发现自己比他先白了头。

“骗子。”哈利用力的踩了他的鞋尖。“害我白等那么久。”

“我说,你要是愿意相信的话,我其实刚出生时就因为命中注定的波特魔头长出了白发,你听听,咱们斯莱特林浪不浪漫?”

……

“格兰杰小姐,你看他们在星光下接吻呢。”布雷斯的头发在额前打了一个漂亮的卷,眼睛像海洋,衣领像白沙滩。“想不想试试斯莱特林的浪漫?”

罗恩急匆匆的跑过来,衣摆飘起来,想要把红毯剪断。

“我说赫敏,”他的身上还有鸡腿味,“你愿意和我跳支舞吗?”罗恩的脸和头发一样红。赫敏突然想到罗恩和拉文德表白的时候,弄了一大屋子泡泡,粉红色的缎带挂满整个天花板。很俗。马尔福当时在一边冷哼哼,说连他们家的家养小精灵都不这么土了。

男孩们的告白,远不及他们的脸红可爱。赫敏想。她牵住了红着脸的罗恩的手。

—fin—
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一只路过的撒比TT阿瑟er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超级喜欢的一篇文!满足了我对斯莉的幻想~\(≧▽≦)/~ 阿瑟er: